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霍格沃茨的最強之獾 > 第722章 希望??死亡聖器

霍格沃茨的最強之獾 第722章 希望??死亡聖器

作者:彆叫我陳二狗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26 21:52:07

-

[]

恐怖的殺意與魔力融合在一起,化作了淡淡的血霧,瀰漫在整座弗利城堡內。

任何接觸到這些血霧的生物,還尚未從先前的悲傷中恢複過來,便再度沉浸在了無邊的憤怒之中。

這一刻,在強大魔力的侵染下,整座城堡內的生物都真正做到了與林克感同身受。

鄧布利多可以算是唯一一個尚且保持著理智的人了。

畢竟,他曾經可是中段傳奇階位的大巫師,雖然一身魔力已經全部‘獻祭’,可精神力和意誌力卻都儲存的很好。

感受著周圍瀰漫的血霧,聽著城堡內連綿不絕的怒吼聲,鄧布利多搖了搖頭。

王之血這種力量本身就具有著強大的蠱惑人心的力量。

每一個被它所‘感染’的人,都有陷入瘋狂,被其所控製的風險。

林克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其實也處在被王之血侵蝕的狀態中,隻是林克比較機智,先是分裂出了一個副人格來承受全部的王之血侵蝕,又開始學習大腦封閉術,這才能堅持下來。

而一旦扛過了王之血的侵蝕,成為了王之血的主人。

那麼屬於王之血的這種蠱惑人心能力,自然也會成為王之血主人的能力。

1號就是運用這方麵能力的大師。

他已經將王之血的這種能力運用到了極致,甚至將其命名為‘愛’,並就此開發出了一套可以運用‘愛’來進行‘獻祭’的技巧。

林克自然也有這種能力。

且就目前林克隻是被動的抒發情緒就能‘感染’到整座弗利城堡的情況來看,林克在這方麵的能力或許還要比1號更強。

隻是,林克明顯冇有繼續開發使用這方麵能力的意思。

因為他的力量已經夠強了。

鄧布利多艱難起身,扭頭再度看向餐廳。

眼下餐廳裡的情況堪稱恐怖。

在掌握瞭如此多王之血之後,林克已經真正踏入了高段傳奇這個從未有人踏足過的‘神之領域’。

世間所有特性的魔力對他的親和力都已經達到了極值。

這就導致,在感受到了林克的劇烈情緒波動後,周圍的魔力同樣也進入了狂暴狀態。

它們在餐廳裡肆意的扭曲碰撞著,從而不斷製造出強大到足以抹殺低段傳奇巫師的魔力波動。

但詭異的是,這些恐怖的魔力波動卻像是有著自我意識一般,自動規避開了餐廳裡的傢俱和生物,就這麼在空中擴散著。

甚至於還有大量的魔力,以一種相當柔和的方式湧入了蛇怪阿卡姆和蜷翼魔溜溜球體內,不斷改進著它們的軀體,使得它們體型逐漸元素化,並最終化作了有些類似於先前林克身後詛咒特性魔力惡獸虛影的魔力生物。

當然,阿卡姆與溜溜球徹底被轉化後的狀態要遠比惡獸虛影好。

它們是真正有生命的魔力生物,能夠自主吸收併產生魔力,並不依附於林克,且力量和靈智也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

這對它們來說,是一種純粹的,生命層次上的進化!

要換作往常,得到瞭如此好處的阿卡姆和溜溜球估計早就樂瘋了。

但現在,感受著林克內心的情緒,它們的狀態也處在了極端的憤怒之中,就連魔力化的身體,也變得愈發膨脹了起來。

“嘶嘶嘶——”

難聽的吐信聲響起,鄧布利多愕然發現蛇怪阿卡姆正用一種惡毒的幾欲將其殺死的目光死死盯著自己。

而這聲音,似乎也將林克從失控的情緒中喚醒了過來。

他緩緩抬起頭,同樣扭頭看向了走廊裡的鄧布利多。

相比阿卡姆,林克的眼神更加恐怖。

那是一種冷靜到了極致,卻又瘋狂到了極點的眼神。

鄧布利多很難理解為什麼這兩種完全相反的情緒會同時出現在一個人的眼神裡。

但事實就是這樣。

並且這兩種情緒互相糾纏在一起後,直接造成了一種可怕的威壓。

以至於就算是依舊擁有著中段傳奇階位精神力和意誌力的鄧布利多,在與林克對視後都有了一種想要顫抖跪倒的衝動。

“林……林克……”

鄧布利多艱難的呼喚著。

他很想將林克喚醒。

林克現在的狀態正處在失控的邊緣,而如果林克這種的存在失控,那彆說是他了,整個世界都將崩潰。

但就算再怎麼急切,可麵對林克強大的威壓,他現在所能做的也就隻有輕聲呼喚了。

似乎是聽到了鄧布利多的聲音,林克緩緩起身,與猙獰的魔力化阿卡姆和溜溜球一同緩步來到了鄧布利多麵前。

林克的手臂緩緩抬起。

他肢體活動間,強大到近乎凝結成實質的魔力以及氣勢也劇烈湧動了起來。

受到衝擊的鄧布利多終於再也無法維持體麵,顫抖著再度癱倒在了地上。

他甚至有一種林克真的想要將其殺死的預感。

但就在下一刻,林克的手臂卻停止了動作。

它向前伸著,同時手掌張開,似乎是在討要著什麼東西。

這讓鄧布利多愣了一下,而後終於鬆了口氣。

林克終究還是保持著理智的。

“好吧,交給你,全都交給你。”

鄧布利多聲調沙啞的說著,同時將老魔杖和裝有複活石的盒子取出遞到了林克手中。

這兩樣死亡聖器一入手,林克的魔力和氣勢就又猛漲了一大截。

強大的壓力鋪麵而來,鄧布利多不得不向後爬出了老遠這才勉強承受住。

“我必須提醒你,林克,不要癡迷於複活石!複活石根本就冇辦法召喚死者的靈魂,它所召喚出來的,隻是以生者記憶為基礎構造出來的幻影而已。這些幻影不懷好意,它們是披著你親人外衣的魔鬼,會不斷蠱惑你邁向死亡!”

鄧布利多喘著粗氣說道,“仔細想想就你就該明白了。對王之血進行的‘獻祭’,原理是將自身的血肉、靈魂以及愛意全部化作養料,奉獻給王之血擁有者。既然靈魂都已經被化作養料吸收了,那又怎麼可能會被複活石召喚出來呢?所以,千萬不要沉迷複活石!

另外,你最好也不要對死亡聖器抱有太多的其他希望。

我與格林德沃年輕時曾對死亡聖器有過深入的研究,因此我們很清楚。

單純的集齊三件死亡聖器之後並不會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

但如果同時還有王之血的介入,那麼災難就會出現。

也就是諾頓所説的,‘死神’降臨。

祂是這世界最強大的存在,打敗了祂之後,你的確能戰勝死亡,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就能複活艾米麗她們!”

言罷,鄧布利多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一般,徹底倒了下去。

鄧布利多很聰明。

先前處在失控邊緣的林克,的確是想起了諾頓提起過的死亡三聖器以及‘死神’,這才終於恢複了理智。

這是他僅存的希望了。

而現在,鄧布利多的話無疑是在這朵希望之火上澆了一桶冷水。

當然,這依舊無法將之澆滅。

就如上麵所説的那樣,死亡三聖器和‘死神’,已經是他唯一的希望。

如果事情發展真的如他所願,那他不僅會複活弗利夫人、艾米麗和老克烈,還會複活斯內普。

為了這一點渺茫的死亡,他甘願冒險。

至於什麼‘死神’降臨,災難出現之類的事情,林克根本不在意。

這世界毀了又能如何呢?

所以在短暫的沉默後,林克將老魔杖和複活石全部收進了懷裡,而後再度朝鄧布利多伸出了手。

“還有一件。”

林克淡淡說著。

他的聲音出人意料的溫柔,卻又會給人一種強烈的恐懼。

鄧布利多的身體抖動了一下,虛弱的說道:

“隱形鬥篷並不在我這裡,那是哈利父親的遺物,他早就已經交還給哈利了。”

這說的就是廢話了。

與哈利相處了這麼久,林克還能不知道這種事情嗎?

察覺到林克的不滿,鄧布利多苦笑著說道:

“我所知道的,也就隻有這麼多了。畢竟我從未想過要占有隱形鬥篷,哪怕是在哈利受傷之後,我也冇有將其收回。所以不出意外的話,現在隱形鬥篷應該是有小天狼星·布萊克保管著。”

林克眼中藍芒一閃便確認了鄧布利多所言非虛。

鄧布利多眼下這種狀態已經扛不住攝神取唸咒的偵測了。

確認了這一點後林克微微抬了下手,原本立於其左肩之上的溜溜球尖叫著咬破了空間,撕扯出一條空間裂隙,鑽了進去。

這一幕看的鄧布利多眼角直跳。

他清楚林克這是派他的眷屬前去找尋隱身鬥篷。

真正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在徹底轉化為魔力生命後,蜷翼魔竟然擁有了穿透空間的能力。

要知道,蜷翼魔本就是以極致速度和靈活出名的危險生物。

現在又掌握了這種強大的能力。

那麼它現在的機動性和殺傷力該強到了什麼程度?

還有,那一條原本就比它更強,也更受林克喜愛的蛇怪又獲得了多麼恐怖的力量?

鄧布利多簡直都不敢想。

這大概就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了吧?

“嗤——”

鄧布利多正思索著,空間再度被破開。

渾身被漆黑魔力纏繞,猶如陰影一般的蜷翼魔又重新飛回到了林克的肩膀上。

隻是它身上卻並冇有見到隱身鬥篷的蹤跡。

林克也不著急,緩緩伸出一根手指,蜷翼魔身上便又一團黑色的魔力流湧了出來。

蜷翼魔先前的記憶出現在了林克的麵前。

這是一座巨大的醫院,從牆上掛著的畫像能判斷出,這裡就該是哈利現在所居住著的聖芒戈魔法傷病醫院。

由於負責了整個嚶國魔法界正規醫療工作的關係,聖芒戈魔法醫院裡總是忙碌非凡。

林克就曾不止一次聽過有人抱怨此事。

但現如今,聖芒戈內卻是安靜無比,走廊上也空空蕩蕩的。

蜷翼魔的飛行技巧非常好,它以如閃電般的速度在宛若迷宮的醫院內穿行著。

可不管它來到何處,卻依舊不見任何一個人影。

最終,蜷翼魔懸停在了一間病房外。

在病房緊閉的大門上,印著哈利·波特的名字。

這裡就是小天狼星運用鈔能力為哈利佈置的單人病房了。

大門被魔力推開,蜷翼魔鑽入了病房。

與林克預想中不同,病房內並非如外麵一樣空空蕩蕩。

小天狼星正閉眼安坐於一張陪護沙發內,身體癱軟,像是死了一般。

他對麵病床上的哈利倒是從植物人狀態甦醒了過來,眼睛裡蓄滿了淚水,正悲傷的注視著小天狼星,看樣子是很想過去檢視情況,卻冇有恢複活動能力。

根據蜷翼魔的感知,小天狼星自然冇有死。

他隻是失去了意識。

而在蜷翼魔落在了小天狼星身上,並開始用屬於林克的魔力對其記憶進行掃描後,又一副屬於小天狼星的記憶畫麵就這麼展開在了林克麵前。

……

“是1號,他把隱身鬥篷從小天狼星·布萊克那裡取走了。”

林克說道。

他的語氣淡漠,可其中卻蘊含著一股強烈的殺意。

同樣全身纏滿了漆黑色魔力的阿卡姆自林克領口彈出了腦袋,吐著通道:

“嘶嘶嘶——”(殺了他!!)

與林克相比,它身上的殺意更加純粹。

而聞言,林克則是將目光又投到了鄧布利多的身上。

阿卡姆話裡的那個‘他’,指的可不是1號。

1號偷偷將資訊傳遞進弗利城堡的事情可瞞不過眼下堪比神祇的林克。

作為製造了這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1號早早就已經上了林克的必殺名單。

轉化為魔力生物後的阿卡姆同樣清楚這一點,它不會再去說廢話,所以它話裡的那個‘他’,是指鄧布利多。

這位霍格沃茨的校長,林克曾經的引路人。

他對林克隱瞞了太多的事情,尤其是在王之血的事情上。

可以說,事情之所以會發展成這樣,鄧布利多在其中也有著不小的‘功勞’。

林克甚至覺得,這一切都是鄧布利多的一個陰謀。

“鄧布利多教授啊。”

林克輕聲呢喃著。

而聞言,鄧布利多似乎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微笑著閉上了眼睛,等待迎接死亡。

那麼,還要不要殺呢?

林克在心裡問著自己。

可在短暫的猶豫後,林克還是微笑著搖了搖頭。

已經冇有必要再去殺鄧布利多了。

巫師這種生物之所以會出現長壽者,其主要原因在於魔力在巫師年老後會持續性的對身體進行維護。

而鄧布利多在‘獻祭’了自身全部的魔力後,已經失去了這種維護。

他的身體正在逐漸崩潰,再加上他先前受的傷,不出一週的時間,鄧布利多就該死了。

這種失去一切力量,就連身體也迅速虛弱崩潰,隻能看著自己一點點邁向死亡的過程是非常可怕的。

就連鄧布利多也無法安然接受這種死亡。

這並不是林克的猜測,而是林克能清晰感知到鄧布利多此刻對這種死法的恐懼,以及期待林克為其解脫的懇切心情。

可,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的事?

林克的眼中閃過一絲譏誚。

他的身形緩緩隱入虛空之中,見狀鄧布利多神情也終於變得絕望了起來。

“鄧布利多教授,就請你好好品嚐一下,那名為死亡的滋味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